爱のかたまり

消极偏激 ,悲观中二 ,二 、三次元来去自如
KinKiKids,KKL&KKH混合体
偏心T的KT禁逆禁拆党
神七、麻将桌、JF路人粉
本命动漫海贼王和银魂
本命男(女)神坂田银时(子)
爬墙西游记和大圣归来,孙唐圣江党,江流儿痴汉^q^

[青驱同人](梅菲斯特x藤本狮郎)miss you

01

『哎呀,这下可不妙了……』

狮郎不禁这样想道。

漫天飞舞着因刚才的战斗而激起一地的尘沙,拦腰折断的大树东倒西歪,脚下横躺着个黑漆漆的东西。

『好不容易才在糟糕的情况下,制服了不知为何攻过来的恶魔,可不是想在结束之后应对这样的场景的啊……』

对面站立着几个人。

看起来似乎是两位老师带领着六个学生正要实地战斗一番的样子。只不过可惜他们晚来一步,他已经先行解决了。

而且,那八个人怎么看怎么面熟啊!不就是他的弟子修拉和他家的两个臭小子还有臭小子的同学吗。

狮郎默默扫视一遍对面一行人不敢置信的眼神与僵住的动作,默默承受住他们仿若把人洞穿般的视线。

谁能告诉他,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要怎么做出回应啊?

尤其是当他家的臭小子毫不客气地、很不礼貌地用手指指向他的时候,一边还咋咋呼呼地喊:“臭老头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喂喂喂,原来你是这么迫不及待地想你老爸死的啊混蛋臭小子!』

换作平时,狮郎一定在燐的话音刚落下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赏他一个爆栗再说。

可惜现下狮郎不得不放弃与儿子的表示亲昵的动作,转而把视线投向自震惊回过神后便一直手持武器、警惕地盯着他的修拉和雪男这边。

“你是谁?伪装成狮郎又有什么目的?”修拉手持魔剑“斩蛇”,剑尖直指狮郎的心脏,平日里的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全数由严肃谨慎所替代,一副随时都会出击的姿态。

虽然眼前出现之人不论样貌还是气息都与那位已故的导师相似甚至相同,但是,她可没听说有能令死人起死回生的东西存在的啊--况且,她也曾听闻似乎就有一些恶魔具有变化外形的能力……指不定对面就是恶魔所幻化出来的“人类”!

02

狮郎觉得他很憋屈。

好好地在森林里执行调查任务,不小心似乎就中了不知是谁设下的圈套,回过神来就发现有恶魔无视“条约”向他发动起攻击,现在眨眼间他就成已死之人,还面临着亲人的质疑。这真是……

他不由得扶住额头。

『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正在尴尬之时,窝在燐肩上的二尾猫又小黑却是率先打破了这场僵局。

“喵~(狮郎……)”它睁大了变得湿漉漉的双眼,不敢置信地又唤了一声,“(狮郎……)”

倒是它身旁的燐被吓了一跳,“欸,什么?可是,老头子已经死了的啊,小黑。”

“喵~(我知道。但是,他的确就是狮郎没错,狮郎的气味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小黑忍不住跳下了燐的肩膀,身子轻巧灵活地穿梭于倒在地面上的树木之间,来到狮郎的面前,再一个飞跃跳上他的肩头,在肩膀上来回踱步行走,不停地用自己的小脑袋蹭着狮郎的脸颊。

“喵~(狮郎!)”

“哦,小黑啊,”看着小黑的举动,狮郎面色柔和,抚摸它柔软的猫毛,微笑地说道:“好久不见啦。”

“喵~(狮郎,我好想你啊!)”

“我也很想你。”

狮郎记得上次见到小黑的时候,还是几个月前的事。

那个时候,他才刚刚接到由梵蒂冈总部传来的调查近几日所发生的“异常”的指令;而在同时,燐和雪男也刚放假回家。

一想到不久前他们还一起过着的日常生活,狮郎就不禁有种物是人非的沧桑感,唏嘘不已。

03

燐是第二个朝狮郎迈步的人(恶魔?);不过,显然,他没有小黑那么畅行无阻。当他开始跨出第一步时,他的胞弟雪男及时拦下了他。

“哥哥!”雪男虽然不清楚为何哥哥燐的使魔猫又小黑会丝毫不犹豫地跑向那个有着父亲外表的可疑“人”物——即使父亲生前曾是小黑唯一认可的主人——但这并不会影响到他想保护自己哥哥的举动。

“雪男……”燐看了看挡在自己面前的雪男,又望了望前方不远处正和小黑相见欢的(明明早已死去的)臭老头,一脸欲言又止;最后,一咬牙,无视弟弟出于只是想要保护自己的举动,直接绕道而行。

“我相信小黑!”他目视前方,坚定不移地说道。

闻言,雪男无奈地叹了口气,“哥哥……”他只好放下握着枪支的双手,紧随燐左右,也方便在第一时间保护住哥哥。

眼见着奥村兄弟都在朝那个人靠近中,修拉“啧”的一声,将持魔剑的手垂下,一声令下,“我们也过去瞧瞧吧。”语毕,与其他几个或是惊讶或是疑虑的学生一并跟了过去。

修拉眼神复杂地盯着那个如今为不可能存在之人,先于其他人开口询问:“你是藤本狮郎?”

『死人复活了,有可能吗?』她不禁这样想道。

尽管猫又小黑也是恶魔,但却是最不可能认错狮郎的那一个;况且,燐也选择了相信小黑的判断……

『如果是假的……』

那么,又该怎么解释忠于狮郎的使魔小黑的举动?

04

狮郎心里默默叹口气,『或许是个愚人节的玩笑话?什么啊……』随即又自嘲地笑了笑,算是回答对方的疑惑,“那么你认为我是谁呢,修拉?”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修拉接着询问道。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啊!”狮郎挠挠头,一脸无奈地回复。

“老爸……”燐在一旁欲言又止。

“怎么了,燐?”狮郎望着燐,对方尖尖的耳朵和屁股后面不时晃动着的黑色的恶魔尾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眼前的自家少年,显然已经呈现出恶魔化的趋势。

『看来在这里“我”不仅死了,燐也觉醒了来自恶魔撒旦的血脉……这真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的发展。』

纵使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活生生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老爸说,可一旦真正要来说的时候,燐怎么也都开不了那个口,只是傻愣地看着狮郎。

狮郎见状,也只是微微笑着摸了摸燐的头,安抚意味地说:“你很努力了,燐。”

“臭老爸……”燐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臭老爸你——”

气氛正好时,一个声音突兀地横插了进来。

“虽然在这么感人的父子相会时刻打断你们不太好, 不过我想你们先回到安全的校区内会比较好?”

抬头望上去,怪诞装扮的恶魔坐在漂浮于半空的沙发上,旁边同样漂浮着放满甜品的铁架台,而对方正抿了一口杯中的液体,略微放低视线对着地面上的他们扩大了嘴角边的弧度。

看到眼前出现的熟悉却显得陌生的恶魔,狮郎开始有了一种大胆的猜测。

『该不会……』

05

正十字学园最上层
约翰•法斯特宅邸

丝毫不客气地窝在办公桌后的转椅上,一双长腿交叠往桌面一放,双手轻轻交握,手肘分别放置在轮椅的两个把手上,大拇指摩梭着手指指关节处,狮郎叼了一根烟,缓缓吞吐出一口烟雾,琢磨如何开这个口。

梅菲斯特•菲雷斯站立于办公桌前,挑眉看向鸠占鹊巢的藤本神父一脸深思,也不出言打破这种久违的安宁气氛,静静等待。

……

……

“能问下……‘我’是如何死的吗?”

梅菲斯特闻言噗嗤一声,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所以你思考这么久就是想问这个问题吗?”

“毕竟我还活着呀。”狮郎摊手,略带无奈道:“突然就被告知自己已死亡,任谁都会好奇吧!”

“你确定你还活着的吗?”恶魔反问了一句,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狮郎面容带上笑容,还没开口,就被对方打断。

梅菲斯特接着简单地解释一句,“你是为了救燐而死的。”

“和燐的恶魔化有关是吗?”

看着对面的恶魔“哼哼”一声以作回答,狮郎就知道他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既然是这样,倒也好解释了燐的恶魔化以及之前刚碰面时的那股诡异气氛——说实在,狮郎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发展;而他也一直在尽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然而现在摆在眼前的现实却告诉他,他竭力阻止的事情依旧还是发生了。

『不,说不定其实还是成功了的呢?』

狮郎紧紧扣住了隐约察觉到的那一丝违和感。

嘴角微微扬起,他用着毫不在意的口吻提起一件事,似乎无关紧要:“在我那边……恶魔是不被允许无故袭击人类的。”

“你……那边?”

“对。”

“我想,我们应该都不介意分享下对方的故事?”

位高权重的恶魔意味深长地注视着面前的人类。

人类则回以一个简单的微笑。

06

“小黑,谢谢了。”

狮郎右手摸了摸站立在左肩上的使魔,二尾猫又顺从地将头颅低下来供其抚摸。

在他手掌心蹭了又蹭,小黑回答:“喵~(不用客气啦,狮郎。)”

矗立在眼前的,是一座又一座墓碑。

『来墓地看自己的墓碑,我应该不是一个人吧?』

天气有些阴沉,灰蒙蒙一片。墓地似乎也镀上了一层陈旧的色彩。

他从左手提着的袋子中取出两个小酒碟,搁置在墓碑旁的一小块空地上,又取出酒壶倒满;直接席地而坐,也不忘拿出另外一个酒碟子,给小黑倒上一杯它最喜欢的木天蓼酒。

然后就静静地坐着,抬头仰望着灰色的远方,拾起一只一口一口慢慢品着酒碟中的液体。

直至将带来的酒壶里的酒都喝光了,狮郎这才缓缓站起身,拍了拍沾在衣服上的尘土,转身欲离去。

“喵~(要走了吗?)”小黑蹲坐在地面,正舔着爪子洗脸,听到窸窸窣窣的起立声后抬起头,询问道。

“走了,小黑。”狮郎弯下腰,横出一只手臂方便猫又跳上来。

轻巧灵活地借助人类伸过来的手臂越上他的肩头,小黑蹭蹭狮郎的脸颊。

“小黑喜欢燐吧?”狮郎目光罕见的柔和地注视着前方来时的小道,边走边问。

猫又虽然不明白前主人为什么此时会问这句话,但还是很诚实地回答:“喵!(喜欢——)”

“(也喜欢雪男,虽然有时候对我很没礼貌,但是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他们了——)”

“(当然了,我最最喜欢的还是狮郎!)”

“呵呵。”狮郎轻轻地笑出声,“谢谢你啊,小黑。”伸出手摸摸使魔猫又的小脑袋。

“接下来他们也继续拜托你啦。”

“喵~(包在我身上!)”用脑袋拱了拱狮郎,小黑开心地说。

“(呃,)”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小黑忽地在肩上站定,转过小脑袋望向狮郎,“(狮郎又要离开了吗?什么时候?)”

“快了,”他回答,“不过不是现在。”

“我会看看你们过得好不好,才能放心地回到我该去的地方啊。”看着猫又疑惑的脸,他微笑着补充。

“(……狮郎放心吧,即使你不在了,我也会好好地陪着他们,保护他们!)”

“小黑真是非常值得信赖呢,”狮郎说道,“我很放心哦!”

评论

热度(16)